重要公告:
申城大都市,实时更新最新资讯。
分享到:

当前位置: 首页 > > 正文

《阳光劫匪》:用想象力塑造电影新表达
2021-04-28 14:54:46

  由李玉执导,方励监制,马丽和宋佳领衔主演的电影《阳光劫匪》将在五一档上映。该影片改编自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同名小说《阳光劫匪》,讲述了四个奇异青年组成“劫匪”团体,勇闯黑帮夺老虎的传奇冒险故事。她们的相遇、性格、小情绪、大变故,都有足够的细节来铺垫,他们人生的方向和命运的叹惋,都有详实的脉络演进,个体的禀赋、社会的脉动、时代的视野紧密相连,为观众讲述了一场爱与治愈的城市故事。

  创新想象力是电影艺术的最突出特点。就如导演李玉所说,“有趣和想象力对电影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也想拍一个跟以往不同的‘童话现实主义’。”电影应探索新的题材、叙事结构、语言、风格、手法、技术,来打破商业片的类型和模式僵化。其中,内容创新是最根本的创新。一部优秀的电影首先要有充实的内容和丰富的内涵,即深厚的文学性和人文性。对于李玉和方励这对黄金搭档来说,《阳光劫匪》是二人对全新题材的大胆突破,这种突破更多的体现在对当下社会的投射聚焦。

  影片中,马丽饰演的阳光是一个表面不羁散漫、处事不惊,内心却深藏阴影、缺乏安全感的人。马丽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自己在演绎阳光这个角色时产生了很多共鸣,影片中阳光用所谓坚强的外表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和她在工作中将快乐带给他人、自己的痛苦有时却无法排解的经历十分相像。而我们很多人又何尝不是另一个“马丽”呢?我们可以人前承担一切风雨,人后可能会因为一个细微的触动而瞬间崩溃,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大家都在一路坚持,为理想为亲情为爱情,为一切值得的存在。这就是当代人的生活浮世绘,不管我们将面对什么,亘古不变的就是,相信真善美相信爱。

  不是每一次创新都会奏效,有些电影创新难以被观众接受,是因为缺少鲜明深刻的人物形象,或者人物塑造流于低层次的情感消费,而缺少对其精神境界的呈现。方励早前参与的电影《百鸟朝凤》跳出了这一创作窠臼,成功刻画了焦三爷、小天鸣等丰满鲜活的人物形象。尤其是在焦三爷身上,集中反映了执着、农民的厚道、质朴、精明与局限、儒家文化熏染的师道尊严,种种表现构成了一种主导鲜明又复杂多样的性格特征。而方励最新监制的《阳光劫匪》可贵之处,就在于通过童话般的表达,把人世间爱与治愈的过程搬上了银幕。电影里,无论是失去“女儿”的宋佳,还是爱好行侠仗义的马丽,包括反派在内,都是需要被治愈的人。马丽帮助宋佳找回了“女儿”,宋佳也抚平了马丽内心不为人知的伤痛,无论是宋佳和老虎“娜娜”的“母女情”,还是马丽和宋佳的姐妹情,真正治愈的,是彼此之间的真心。

  “我要抱着你,不让你受伤,我要看着你长大的模样,我要为了你,直到爱,不再离开你身旁”。这是影片贯穿始终的核心要义,小小的娜娜将手轻轻与晓雪的手触碰时,人与动物温馨和谐的画面,隔着银幕我们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而老虎妈妈茜茜那最后一眼回眸留下的深深嘱托,是对女儿娜娜失去的不舍更是爱的寄托,小小的娜娜从来不曾失去母亲,茜茜的爱完美的在晓雪身上得以延续。《阳光劫匪》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治愈每一个观众。

  影片的最后,是阳光与晓雪、娜娜的告别。阳光将她们“母女”送上太阳状热气球,这场短暂的逃离也即将落入尾声,阳光无法与她们一同继续童话生活,但这象征阳光的太阳,将会承载她们飞向远方。整部电影之中的陪伴,呵护,偏爱,从来不像阳光嘴硬时说的:承诺像债,得还,而都是因为爱。自由是阳光最深的向往,而失去将成为她永远的得到。朋友们,晓雪,阳光告别了,就让我们开启一场浪漫、温暖、奇幻而幽默的治愈之旅吧!

  形式创新通常是电影标志性的特征。形式对于作品的核心意义在于以种种审美的载体传达内容和精神,因而对形式的追求应该是有意味的,是与内容和精神内涵相统一的。《阳光劫匪》绝不是类型化题材故事,在编剧导演的处理中格局更大了,社会共情更大了。

  影片中的独白写到“奇怪的动物会被保护起来,奇怪的人却遭受排挤,但你要保持你的奇怪,因为奇怪的人总会相遇”。影片中晓雪和阳光、晓雪和老虎娜娜彼此和而不同,阳光所承载的谎言、娜娜的纯真、晓雪的梦幻、刘神奇的痴魔、林地道的现实...编剧在创作中烛照当下,大胆采用颜色叙事的方式讲述爱与治愈的关系。暖、冷、灰三种色调表达了三种独特的审美和价值诉求。刘神奇(曾志伟饰)所代表的“反派”出现时大多采用了紫色和暗红色的冷色调,与阳光和晓雪所呈现的黄色粉色的暖色调形成鲜明对比,而涉及每个人的伤痛过往时,大多采用了灰色白色等饱和度极低的颜色,在画面颜色的分配上明暗突出,立意鲜明,令整个故事线更加的生动鲜活,意在告诉观众,没有永久的灰暗也没有永久的灿烂,有的只是每个人心中独特的爱。

  电影《阳光劫匪》以独特的艺术审美,让影视作品极具生命力,具有了更加感人的美学魅力。作品所采取的叙事手法和创作风格,与作品所讲述的童话故事,浑然一体,形质交融,让观众既感受到强烈的情感共鸣,也获得了轻松舒服的视听体验。影片在独特的叙事中,更加注重细腻、委婉、深情、动人的情感渲染、人性剖析和对人物独特性格的揭示。剧中那些随处可见的生动的细节捕捉,不但让观众能观影见人,更让人物有情有性。不禁让人感慨,原来电影还可以这么拍?影片中无论是晓雪和老虎娜娜的“母女情”,亦或是阳光与晓雪的末路狂花姐妹情,都在营造一种积极向上向善有爱的氛围。影片中这样的一幕令人感慨,刘神奇的粉色药末会令人遗忘过去,无意吸入的娜娜也不例外,就在阳光独自一人在运输车中面对已经“陌生”的娜娜时,所有人都以为那一扑是致命的伤害,不曾想,却是娜娜久违的撒娇。情节反转中告诉观众一个有趣的道理,爱是幻境里不被迷失的解药。

  巴金曾说过:“友情在我过去的生活里就像一盏明灯,照彻了我的灵魂,使我的生存有了一点点的光彩。”影片中晓雪和阳光成为彼此生命中的亮影,一个是冬季梦幻般的雪,一个是夏季般炽热的光。两人之间的交错才让彼此的四季完整。这样设定,紧扣当下,激发共情,也让大众明白,就算生活百般冷漠无奈,也要相信总有一个人能唤起所有的希望和热情。《阳光劫匪》努力运用影视审美的方式,真实准确地呈现和还原生活。无论是温馨欢乐的寻宠事务所还是碧波荡漾的大海再者蔚蓝清风的天空,再有老虎娜娜的嬉闹追逐甚至是危急关头的奋力一跃,可以说是做到了精雕细刻。在艺术表达上,这部作品追求精品的创作态度也非常值得认可。

  在类型创作、工业生产的大趋势中,保留个人表达,这是最好的选择。正如电影监制方励说,“我们也特别想把我们充满阳光、充满快乐、充满奇幻和冒险,浪漫的,这样一部电影分享给我们所有的观众。”基于此,我们才在《阳光劫匪》中看到了更多的自己,也让我们看到了现实世界里,每个人都渴望的爱与治愈。

【编辑:罗攀】

分享到: